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联系我们
您现在的位置: 帅巴人酒店 >> 巴楚品芳 >> 正文
重读利川之大水杉

 很冷

那个冬季一直纠缠我。积雪之光幽幽

我热情的火炬全摆进

一片安宁的白色

——摘自本人诗《古水杉》

 

  一棵树。一棵古树。很老的树。

  水杉。也可能叫水松或者别的。它站得这么笔直,却没有写出自己的名字。可你记住了它。它已经很安静,远古大地的悲剧结束了。它从石头和冰川中站起来。其他的植物,都将成为石上的花纹。

  荒原之夕的美景。峡谷中烟云迷布。这是一次从天空到大地的屠杀。遍布着恐龙和别的巨型动物的尸体。它们的油脂在滋滋作响。山火弥漫。

  通红的石头冷却了,但大地还在因疼痛在呻吟。这是一个扭曲的世界,上帝还没有诞生。一切只有靠自己了。山静石暖。

  在宇宙的深处,没有人知道一粒星尘的地球,叫床,或是悲号。撕裂成八瓣,冰冻一千次,所有的生命都死去,重新沦为一块黑暗的巨石。

  无从追溯别的原因,它活下来了。它含在因为奔跑而死去的蛇颈龙嘴里。它在一块石头的裂缝里。它在最后坍塌的山顶,奔腾的雪水,让它免遭碳化。

  又有一个冰川和碛石的攻击。漫长的欺辱。梦见神指引的喋血之路,经受下去。亿万年的忍耐。死去。活来。风和沙石的鞭子,成为生活。让它们,变成岩石上的历史,变成有年轮和骨骼的石头,成为图案。它活过来了。

  有一个早晨,有一棵种子顶破了厚达一千万年的冰原,它钻出来。春天来了。蓝色的倒影。湖的造型。有一点暖,生命会召引它们,跨过漫长的死神,冬天的刽子手。历史无论多么厚重,都将从娇嫩羞怯的旗帜开始。

  它身旁的种子也会醒来,因为生命是一样的责任和光荣。水青树。连香。珙桐。黄连木。野漆和银鹊树。它的近亲们:紫杉,冷杉,银杉,秃杉,铁坚杉,也在荒原上向它招手。它们是失散一亿年又重逢的兄弟。

  海在激荡,洪水漫过蜿蜒的海岸。一个气温上升的冰河期。

  它们活了,开始向上攀援,向天空,寻找熠熠闪光的时刻。这是唯一的路。巨猿出现在它们中间,以憨厚的、天外来客的姿势靠在它们的躯干上。南方古猿向最温暖的林带跋涉而来。疣猴张着怪牙在枝桠上跳跃。东方剑齿象悠闲地站在它的荫影下。

  人出现了。习俗和禁忌在他们中间诞生。他们敬畏它,远离它,也喜欢它。将它奉为神灵。这棵树,长满了天上的眼睛。因为它古老,所以它有灵。这一棵树,它经受过一种叫朝代的东西。这是很近的事。最远古的事情,它用碧绿的汗液把它们稀释,用种子的形状,把它们描绘下来。

  一个姑娘在水边走过。一群羊,赛过雪。

  (作者:国家一级作家,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)

网络经济主体信息
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 | 合作伙伴 | 帮助中心 | 信息反馈
Copyright © 2010 Shuaibaren.com All Right Reserved
电话:0718-8463922 E-mail:shuaibarenvip@163.com
地 址: 恩施市施州大道155号金安大厦A座12层 网站建设:中天亿信

鄂公网安备 42280102000334号